聋哑妻子不慎坠楼病危 西安残疾男子靠修鞋攒治

   生活对谁来说都不容易,对于残疾男子刘九来说更甚。

   他和妻子都是残疾人,唯一的女儿不幸患上了精神分裂,正在住院治疗。

   3月29日,聋哑又失明的妻子不慎从5楼坠楼,被送医院后,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。 刘九流着泪说,天塌了,贫穷的家庭无力支付妻子的医疗费,希望好心人伸出援手帮帮他。

   女儿精神分裂妻子不慎又坠楼刘九今年51岁,因为肢体残疾无法干重劳力活,在劳动西路口摆了一个修鞋的小摊,靠着修鞋维持生计。 他的妻子陈玉霞52岁,是一个聋哑人,前两年因为眼疾,又导致失明,只能在家待着。

   两人有一个女儿,今年26岁,大专毕业,“我们辛辛苦苦拼尽全力供孩子上了大专,谁想孩子患上了精神分裂,根本无法工作,只能在家里养病。 ”刘九说,一家三口靠着低保和他修鞋的微薄收入,勉强度日。 今年2月,女儿病情加重,无法继续在家里,刘九把女儿送到了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,住院治疗。 屋漏偏逢连夜雨,3月29日下午,出摊归来的刘九看到小区院子围满了人,还有110、120车,看他回来,邻居着急的告诉他,他妻子好像是要取啥东西,不慎从5楼掉下来了,120正准备往医院送。 听到这个消息,刘九说,当时觉得天都塌了,“我赶紧跟着120车把我妻子送到了西电医院,医生对我妻子进行了抢救,随后转到了重症监护室。 ”刘九说,当天的医疗费有7000多元,都是他和亲朋好友借的,“因为疫情,我的修鞋摊几个月都没出来,一直没有收入,家里根本拿不出钱治病了。 但是我还是和医院说,无论花多钱都要救人,我太可怜了,本来就是残疾,还遇到这样的不幸。 ”刘九说着,又流下了眼泪。 周围人伸援手治疗费用还是有缺口得知刘九的不幸遭遇,周围的人都非常同情,纷纷伸出了援手。 刘九的老邻居仲师傅说:“这几天,我到处帮他跑,找社区、街道、妇联,反映他的情况,看看能不能给他申请一些救助。

   ”劳动西路口修锁的杨师傅说,自己和刘九都在附近做小生意,他很清楚刘九家里的情况,“本来两个残疾人就不容易,唯一能指望的孩子又患病,无法工作。

   妻子又坠楼了,这家人太可怜了,我给捐了200元钱,也解决不了大问题,能帮一点是一点。

   ”旁边一家快餐店的李先生给刘九塞了100元钱,他说,希望刘九坚强一点,能挺过目前的难关。

   面对热心的邻居们的帮助,刘九感动得直抹眼泪,“我本来都绝望了,感觉自己活不下去了,是大家的爱心,让我能坚持下去。

   ”刘九说,妻子坠楼后,病情危重,目前治疗费估计需要10万-15万元左右,他即使砸锅卖铁,也拿不出这么多钱,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求助。 帮帮这可怜的一家人吧记者5日见到刘九时,他还在劳动西路口出摊,他说,妻子在重症监护室,自己也没法探视,出来干活还能有一点收入。 一边抹眼泪一边修鞋的刘九,让周围的人都非常同情。 刘九妻子陈玉霞的诊断证明显示,陈玉霞颅脑损伤,四肢多发性骨折,胸腹部损伤,肋骨骨折,意识不清。

   5日中午,记者跟随刘九来到西电医院重症监护室外,医院的护士告诉刘九,因为最近是疫情期间,重视监护室的病人无法探视。

   刘九询问妻子的情况,护士说,目前生命体征比较平稳,基本上没有生命危险。 刘九说,之前自己和医生沟通,医生说妻子还需要做手术,转到普通病房后,就需要人照顾,自己也就无法再出摊赚钱了,现在妻子的医疗费还没有着落,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伸出援手,帮他和家人度过这个难关。

   记者毛蜜娜/文邓小卫/图。

( 发布日期:2020-04-07 16:34 )